叫我怎不感念您

更新时间:2019-10-13 09:25:28 作者: 阅读次数:

叫我怎不感念您---病中的仁波切(发贴人:金土)

作者:邬金才旺卓玛

缘 起

芸芸众生之中微乎其微的我,实乃一业障深重的女子。却又时时庆幸自己的好运:因为自己居然有幸皈依三宝,有幸得遇众多善知识的慈悲摄受,有幸值遇众多的善道友…

更始料未及地得到了众师兄真情的回复---回帖中那一句句慈悲善巧的鼓励,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怎样的心境,每看一遍都让我泪眼朦胧…

从此,原本极不爱上网的我,也开始不时浏览“宁玛资讯”了。但却不看不知道,越看越惭愧:

且不说诸多大德的开示令我如雷贯耳,单就各位版主的一篇篇真知灼见,诸多道友的一句句空灵感悟,都让我如饮法雨甘露!如此以来,愈加惭愧自己皈依四年都未曾精进地闻思修法,故而就不敢在论坛上班门弄斧了…

一次,有幸与《佛化生活》版主—诺热秋措晤面,温柔的她却单刀直入地笑问我是否太懒,放了两篇文章在网上就无影无踪了,实不知我是担心自己信口雌黄而被贻笑大方…

今晚,当我看到论坛中《祈请普巴扎西仁波切长久住世,恒转法轮倡议书》时,不禁璨然泪下,特别是看到仁波切发给弟子的短信时,泪水夺眶而出---

一想起刚作完手术的普巴扎西仁波切,就联想到近几年来我所接触的几位大德善知识,尤其是想起他们生病期间的种种情形,更能从中窥见诸佛菩萨如海的悲智…

今晚,初冬的寒雾缭绕,从夜里11点多到次日凌晨5点多,我挥洒着滴滴热泪,写就了这篇不知所云的文字…

今晚.忽然想起了李商隐的那首诗:

“…庄生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今晚,祈请上师三宝加持:从今以后,我将笔耕不止地把自己亲眼见到的仁波切们无数动人的故事写出来,虽然业障深重的我难以猜测和完全看到仁波切们如海的悲智与功德.但我唯愿作一个真实的记录者,采辑浪花朵朵与有缘者共沾法雨甘露!

今晚,我祈愿:若我此文所行所言所思,损害众生乃至一毫,误导众生乃至刹那,愿我即刻瘫痪,变成聋哑!

若我发心清静无伪,信.愿.行如法,则祈请诸佛.本尊.空行.护法慈悲哀愍加持弟子:愿所有见闻者及如我众有情,都能生生世世得遇具德善知识,并能信心增上,清静戒律,精进修法,早日成就,自利利他!

祈愿众生及业烦恼尽,我愿究竟恒无尽!

慈悲的双眸---病中的丹增嘉措仁波切

又是冬季,丹增嘉措仁波切在成都住院,为便于治疗和安静休养,除了每天给仁波切送饭的两个居士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偶尔得知这一消息的我,虽怕打扰仁波切,但还是忍不住前去探望。

半年前在广州的仁波切原本就消瘦,但当我时隔半年再看到病床上的仁波切时,不禁心酸得怔住了!哑口无言的我跪在床前,竟然连问候的话都不会说了!

瘦得脱形的仁波切却依旧用那双慈悲的双眸注视着我,微笑着问道:

“你好吗?什么时候回成都的?成都的生意好还是广州的生意好…?”

强忍着眼泪的我只会点头和摇头,因为我担心自己一旦松动紧闭的双唇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悄悄地在床头柜上放了三千块钱,就给仁波切道别退出了病房。路过医生办公室,忍不住询问仁波切的病情,医生却也百思不得其解:“…多项检查结果都严重超标,这些指标在常规病例中可诊断为癌症,但我们在他身上却怎么也查不到癌细胞…”

回家的途中,一路的寒风都未曾吹干我眼角的泪…

刚进家门,就接到去给仁波切送饭的居士的电话:

“卓玛你好!仁波切催促我打电话给你,他说没注意到你放了那么多钱在窗头柜上,仁波切说现在做生意赚钱都很不容易,供养一点点钱代表你的心意就可以了,其余的钱让我送还给你…”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地哭了:

“治病是需要钱的呀,三千块钱只是杯水车薪,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也知道财物是最下等的供养,但请您转告仁波切,我一定好好忏悔自己的业障,好好持戒,好好修法…”

此时的我,才开始渐渐明白:信守居士戒,尽量培养自己的菩提心和出离心,尽量作一个品行高尚的人,也仅仅是最起码的要求,仅仅是让慈悲的上师少为弟子代受罪业,让上师的身体遭受少一些病痛而已!如果自称皈依佛门的我,连这一点都作不到,还有什么脸面大言不惭地自称修行人?!还有什么资格高谈阔论自利利他?!悲心如海的上师因其无穷的愿力,以其早已超越生老病苦的法体,默默无闻地,片刻都不曾停息地,为无数如我般的弟子和众生代业受苦---

这正是上师修持自他相换菩提心的功德显现啊!故有经云:

“菩萨疾者,以大悲起”,

“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众生病愈,菩萨亦愈。”

脑海中闪现出每一次见到丹增仁波切时那永远欢喜自在的音容笑貌,耳边又回响起仁波切每一句都那么柔和,却充满智慧的善巧方便的开示…

发自内心深处而忏悔的泪夺眶而出:慈悲的仁波切啊!无数次的轮回苦海中,业障深重的我都未曾值遇众多的诸佛菩萨,今生今世,却有幸值遇了您!如果没有您的慈悲摄受,我又怎能皈依三宝?没有您的加持,我又怎能知无常,惜人身,明因果?没有您的加持,我又何时何地才有解脱的可能呢?您对我的慈悲与恩德---

实实在在如海水般不可以斗量,如恒河沙般不可以粒计…

佛恩已难报---故有经云:愿将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您的恩德远远超越了诸佛菩萨的恩德!--我又何年何月何以报答您的恩德啊?正如经云:虽视大恩上师为真佛,却因性情刚强违师教.虽知三界众生为父母,却因蛮横粗暴出恶语.我与如我恶业众有情,此生乃诸生生世世中,愿以寂静调柔之言行,依止上师道友祈加持!

叫我怎不感念您---

丹増嘉措仁波切:是您的《动物欢喜园》及您的加持,让我知晓并爱上了放生,一次又一次亲眼目睹了动物与人无二无别的生命的灵性与宝贵!

\

叫我怎不感念您---

丹増嘉措仁波切:迷惘中的我打电话找不到您时,单单注视您的照片,您那栩栩如生的眼神就可以无言地开示着我,让心中的问题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深情祈请,含泪呼唤您---

丹增嘉措仁波切:祈愿您法体安康,法轮长转,让越来越多如我般的有缘众生得见您的双眸!祈愿您如启明星般闪亮的眼神永远驱散如我般无明众生心空的黑暗!

慈悲遍满之化身---大恩根本上师慈成加参仁波切

去年冬天,得知亚青寺的慈成加参仁波切在成都养病,一直对阿秋法王渴慕已久的我和另外两个居士一起前去拜见这位从未谋面的仁波切。

走出电梯,不需看门牌号,就被那缕沁人心脾的檀香味引入了仁波切的住处。进到客厅,还未见到仁波切本人,就被墙上那幅悬垂着五彩哈达的照片吸引了:绿草茵茵的草地上,仁波切与其根本上师喇嘛阿秋手与手紧紧相握,双眸凝视虚空…

照片中流露的那份宁静,那份亲切---

似乎用任何词汇都难以表喻!只有心中骤然升起的欢喜与祥和愈来愈强烈---如同酷寒的冬日,在草地上沐浴着正午的太阳---

那么温暖,那么惬意…

好长的时间,都不忍将目光从照片上移走…

片刻之后,我们走进房间,终于见到了仁波切:清瘦的脸庞上,闪烁着如夏夜星辰般明亮的双眸,悬胆般端直的鼻梁透露着无言的高贵和威仪,工笔画般线条明晰的双唇,一笑,就露出了皓贝般的牙齿…

从此开始,我们心里充盈着难以言喻的欢喜---每个夜晚,枕着欢喜入眠,每个清晨,满怀着欢喜睁开双眼…

从此,我们在修行的路上愈走愈稳健,愈走愈快捷…

从此,我们无时无刻不感叹自己的幸运---

因为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根本上师!一天天,终于明白了何以谓大恩根本上师---

这就是“诸佛总集自性上师尊,恩德更胜一切诸佛者”。

这就是我们的大恩根本上师---

无畏如来芽之殊胜化身:慈成加参仁波切!

叫我怎不感念您---

大恩上师:业障深重的我们,在无数次的轮回痛苦中,都未曾值遇佛陀和过去诸佛,却又多么幸运的在此瑕满难得的今生值遇了您---因为慈航倒驾的您从来就没有舍弃过可怜而无明的我们!

叫我怎不感念您---

大恩上师:您一个个生动的故事,甚至只言片语,都无一不在慈悲地摄受开示着我们!

叫我怎不感念您:您的所思所作所为,每一次举手投足,甚至每一缕眼神,每一丝微笑,都无一不在善巧方便地引导着我们!

叫我怎不感念您:无论白昼还是夜里,无论在眼前还是相距千万里,无论顺缘还是违缘,您无时无刻不与我们在一起!

叫我怎不感念您---

大恩上师:正因为您的慈悲与恩德,才让我们在茫茫无际的轮回苦海里终于望到了解脱的彼岸---

那就是不但可望,而且更是可及的地平线啊!那就是令无数众生梦寐以求的美丽的香巴拉净土的地平线!

叫我怎不感念您---

因为弟子越来越笃信不移:我们乃至如我般无尽轮回中的苦难众生,终将在您的引导下,抵达究竟解脱的彼岸!

此时,一想起大恩上师开示引领众生的故事,宛如高原夏夜美丽动人的繁星,闪烁着无尽的慈悲与智慧之光!在此,先将上师病中的故事小述二三。

一. 谁是众生的医生?

去年冬天与上师值遇之际,就得知上师身体不好,是到成都看病的。当我们热情地询问病情以及是否需要找有名望的医生时,上师却总说没什么大问题,说是每天都在华西医大(成都最有名的医院)输液,很快就会好的…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白天,上师在洛桑师傅的陪同下去输液。晚饭后,给我们几个弟子讲法。我们看到的上师,除了在庄严认真的讲法以外,就是充满幽默地与我们聊天,所以,除了觉得上师很消瘦以外,我们没有感觉到上师任何身体的病痛不适---直到有一天晚饭后,我们照例高高兴兴地去到上师那里,却看到上师竟然躺在床上输液!这才知道上师已经病得很重了---白天实在无法坚持自己前去输液,只好把医生请到家里输液。这时的我们,才知道上师根本不是在华西医大躺着输液,而是每天在华西医大旁的一个小诊所里坐着输液。这时的我们,才知道上师为什么总喜欢穿着那双硕大的卡通毛拖鞋去输液---寒气侵骨的十二月的成都,却要每天从早上八点多坐到下午四点多:可想而知脚有多冷!可上师却对我们解释过之所以喜欢穿这毛拖鞋的原因是因为可以不用区分左右的随意穿…

当我听说在寒风中坐着输液的上师已经花费了六.七千块钱了,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再听到那带着浓重郊县口音的医生慌张而牵强附会的解释,我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抬眼,却看见上师对我点头示意,走近跪在上师床边:一整天喝水都呕吐的上师,翕动着干裂的嘴唇,以微弱的声音说道:“卓玛,我知道你慈悲上师,但麻烦你不要骂那个医生好吗?是我自己去她那里看病的。你也不要难过,想一想,上师病了,还可以找医生看病,还有你们这么多弟子关心我,照顾我!再想一想轮回痛苦中的爸爸妈妈一样的众生---他们都在生病啊!而且病得那么重,那么痛,那么苦…谁又去关心照顾他们?他们又去找谁看病?吃什么药?打什么针?他们是不是更可怜呢?卓玛,想一想吧,谁是众生的医生呢?所以我们要好好修法,快快成就,才能帮助众生,才有办法帮他们治病啊…”

听到这里,平日似乎早就烂熟于心的“轮回过患”“解脱利益”“自利利他”被上师如此生动直观地诠示着---慈悲的上师啊!此时此刻,面对一边输液一边用尽最大力气讲话的您,我不仅仅对那个庸医的愤怒烟消云散---从您干裂的双唇间流露出无伪的宽容和慈悲,更让我一如往昔般地畅饮法雨甘露!您微弱得宛如游丝般的声音,更是如雷贯耳般地开示着我!字字句句,深深地嵌进了弟子的心田里.适时地浇灌促长着我那微乎其微的菩提悲心!敲响了催促我精进修法的紧锣密鼓!

二.上师想要的礼物

在家输液的次日,我们把上师送进医院进行住院治疗。不太熟悉医院相关手续的洛桑师傅,虽然拿着钱包跟着我们跑来跑去,最终还是由我们抢先预缴了住院费用。虽然医生用了很好的药输液,但上师还是呕吐了好几次,一直从中午昏睡到天色已晚,当我们轻轻地起身,准备离开病房回家时,上师却睁开眼睛示意我们靠近,他费力地,用那只没有挂针的左手在怀里摸索着,最终摸出了一叠钱塞在我手里:“卓玛,你们都是很好的弟子,我也知道你们对上师都很有信心…但我知道住院看病要花很多钱…这次阿秋法王打卦让我到成都看病,上师就准备了看病的钱…你们做生意赚钱也很辛苦的,上师这些钱你们先拿着,要是不够的话,你们再给上师帮助,好吗?...这次看病,我们也不知道哪个医院的医生比较好,你们这样帮忙联系安排住院,已经很麻烦你们了…嘎真切!(藏语:很恭敬地感谢)…你们早点回家休息,辛苦啦!...”

一段并不长的话,上师却喘息着停顿了好几次,才断断续续地讲完!呆立在病床前的我,手握着这叠沉甸甸的尚存着上师体温的钱,脑袋一片空白,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写到这里,曚胧的泪眼中又清晰地浮现出上师躺在病床上的情景:白色的枕头映衬得上师黝黑的脸庞愈显消瘦,厚厚的被子和袈裟,都遮挡不住上师讲话时胸口急剧的起伏…耳边,又响起上师有关弟子供养的开示:

“你们有要想修法,要想解脱的人就可以进房间里听我讲法,有想只是看看的人就不要进来了,我就坐在窗户旁边给你们看!我这么瘦,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地方!你们更不要拿个红包来看我,你们以为上师是要饭的人(乞丐)吗?我不需要你们的红包!释迦牟尼佛的法不是市场上的大白菜!你们不要以为有钱的人就可以买,没有钱的人就不能听…你们也不要叫我仁波切,我不是佛,晋美彭措法王,阿秋法王才是真正的佛!我只是一个很年轻的修行人,法王带我走过这条成就解脱的路,我也把这条路介绍你们认识…对佛法有信心的弟子,就是很穷没有钱,上师也要介绍你们认识这条路…有钱却没有信心的人就不要当我的弟子了,因为我没有什么可以卖给你们的东西!真正要修法的弟子,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说出来,我最高兴的,就是回答你们修法的问题!”

有弟子听完上师这番开示后,仍然心有疑惑地问道:“上师,没有钱的人也没有福报,这说明他们业障很重啊…”上师立即正色答到:“业障重不重你怎么知道?释迦牟尼佛说过---众生是没有能力评说众生的!”

上师远在异地。有弟子打电话:“上师,您需要什么东西吗?我在这里买好寄去供养您…”

上师说:“吃的穿的,什么都不缺,这里的弟子安排得很好的。如果你想寄东西,我就只想要一个礼物…”

弟子很高兴:“上师,您要什么礼物,我马上买好寄给您!”

上师笑了:“弟子啊,上师只想你把“成就解脱”寄给我,这就是供养上师最好的礼物…”

刚写到这里,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远在异地的上师打来的:“卓玛,你好吗?你在干什么呢?”一听到上师亲切的声音,好不容易才擦干的泪又涌了出来:“上师,我正在写您的故事,一想起来太多太多,怎么也写不完了,上师,这么多这么好的故事,求您慈悲开许我放在网站上,让更多的有缘众生看一看,好吗?”

上师笑了:“MALAO(藏语:孩子),不要哭了,好吗?你每一次都这么祈请写故事的事情,但上师看你现在还没有吃饭吧?你这么喜欢写故事,写得来不吃饭,不睡觉了,那你想写就写吧。但必须吃完饭才可以写,不吃饭,饿着肚子写,就是不听上师的话了,好不好?…”

听到这里,一看表,快要晚上九点了,这才觉得肚子饿了---慈悲而智慧的上师啊,您的确无时无刻,无论身在何地,都这么清晰无碍地关注着我们弟子的每一丝起心动念,更不用说我们的所作所为了…虽已饥肠辘辘的我,一听到上师开许可以把故事写出来了,不禁破涕为笑了:“LA SUO!GUA ZHEN QIE!(藏语:遵命!非常感激!)上师,我马上吃饭!”

时至今日,上师终于开许了:因为一年以来,特别是今年四月有幸与其他弟子跟随上师青海取伏藏以来,就很想将上师的故事写出来放在网站上,让更多的有缘众生真实地感知上师的慈悲与智慧,无奈上师总是不开许,每当我提及这个话题,上师总是不同意:“卓玛,你要写就写法王的故事,我给你们讲法王的故事好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行人,没有任何功德可写,如果我没有遇到晋美彭措法王和阿秋法王,那我可能还象野狗一样在轮回里跑来跑去…”

上师啊,您是阿秋法王等众多大成就者真实授记认证的无畏如来芽尊者之转世,但您却仍然无时无刻不在祈请着自己的根本上师,您以对阿秋法王圆满无暇的恭敬心为弟子示现着成就解脱的唯一捷径---依止上师!因此,您不同意将这些故事写出来,弟子虽然深感遗憾,却也只能遵从!

前段时间再见上师之时,正是我看到宁玛资讯《祈请普巴扎西仁波切长久住世,恒转法轮倡议书》之时,感慨万分的我再次迫不及待地祈请着:“上师啊,丹增仁波切,普巴扎西仁波切,还有许多如您一样的具德善知识都示现病相,您们这么替众生代罪受业,我想把亲眼目睹的法王,丹增仁波切以及您病中的故事写出来,放在网站上,可以吗?”

上师说:“法王,仁波切他们是佛菩萨,他们是代众生受业才生病的,而我不一样,我是由自己的因果而生病的。所以你要写就写这些真正佛菩萨的故事,不要写我,我没有一点可写的地方…”

时至今日,想写的故事很多很多,最想写的,就是:

三. 上师一直在上师心中

我们的大恩上师---慈成加参仁波切八岁剃度出家,十四岁在鲁萨堪布杰旺处受取沙弥戒,十五岁前往色达,依止吉祥荣寻.确吉尼玛的转世---夏扎贝多玛堪布曲恰,二十一岁前往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依止晋美彭措法王,并从慈诚罗珠堪布处受取了近圆比丘戒,二十六岁前往亚青邬金刹土,依止其根本上师蒋阳龙朵加参---阿秋法王…

身为仁波切弟子的我们,时常听到上师讲述自己的上师。

有一次翻看上师影集时,看到一张照片:上师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双手把一只很破旧的靴子高高捧起放在自己的头顶,不禁好奇地问:“上师,您这是作什么呢?”上师说:“卓玛,你不要看这照片上的房子很破旧,这可是曲恰堪布住的地方,我小的时候就去依止堪布,他是一位了不起的,米拉日巴一样的修行人,我捧在头顶的就是曲恰堪布生前穿过的靴子…”

上师住院,每天我们守护在病房,于是我带了一本书到病房看,上师问:“卓玛,你看什么书?”

“看的是慈诚罗珠堪布的《慧灯之光》”

上师很高兴:“你见过慈诚罗珠堪布吗?”

“见过,不过我有点怕堪布,因为他说话很少,很严肃。”

上师笑了:“是吗?慈诚罗珠堪布是很好的上师,在五明佛学院时,我听过堪布很多讲法,看过堪布很多藏文的书,你这本汉文写的什么呢?你念给上师听,可以吗?”

上师说完,就用那只没有打吊针的左手把《慧灯之光》恭恭敬敬地举放在头顶,嘴里还念诵着经文…

后来,这本书就留在病房里直至上师病愈出院.每天,上师就一边输液,一边很认真地听我念读汉文的《慧灯之光》…

仁波切就是这样自然地流露着对自己上师无比的恭敬与感恩之心.尤其是对自己的根本上师---阿秋法王,更是具足圆满无暇的恭敬与信心:无论走到哪里,无论是讲法还是放生,上师无时无刻不在祈祷阿秋法王,上师常说自己最渴望的就是象无畏如来芽那样,终生在山洞里闭关苦修,之所以天南地北奔波不止地讲授佛法,完全是因为不违师命,要遵照阿秋法王的嘱托,将大圆满的教法传给世界各地的具缘弟子!

上师每次从汉地回亚青时,总是特别欢喜而急切,就象流浪在外的小孩子要回家过年一样,甚至连自己每天必服的药物都会忘记,但嘴里念念不忘的全是阿秋法王:

“法王总是觉得眼睛又干又痛,买个什么眼药水可以治好呢?”

“法王手痛,装奶茶的保温瓶太大太重了,就拿不起来,有没有小一点的保温瓶,摁一下,奶茶就可以流出来?”

于是,上师回亚青的车里,就总是仔细地装好着各种各样带给法王的供养:好吃又容易消化吸收的糖果糕点,柔软又舒适暖和的鞋子,眼药水,保温瓶,风湿止痛膏…就这样满载着对法王无尽的思念和关怀,归心似箭地赶往亚青!

上师身高一米八六,体重却只有一百一十斤,如此的消瘦让很多弟子和医生都很担心,上师却从不在意。只有一次,我从上师嘴里听到对消瘦唯一的遗憾。

上师说:“那年,法王在甘孜治病时,天气很冷,晚上睡觉时,法王的脚总是冰凉的,我就把法王的脚抱着放在自己胸前,这样就慢慢地捂热了…”听到这里,我赶忙点头:“是呀,法王的脚捂热了,睡觉就很舒服了。”上师却很遗憾地摇着头说:“法王的脚是捂热了,但我这么瘦,身上没有肉,全是骨头,我想法王的脚放在我这些骨头上可能不太舒服,要是我胖一些肉多一些,法王的脚就会更舒服了。”听到这里,我,仍然只会无言以对!

尽管我已熟知并习惯了上师对自己上师无比的恭敬与虔诚之心,但后来发生的事情仍然让我深感震撼:

二零零四年初,上师在近一个月的住院治疗以后,病情基本得以控制,为了巩固疗效和进一步康复,弟子们特意把上师接到了深圳。想到上师在温暖如春的地方修养,我们也都很高兴。

刚去了几日,一天中午,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上师深圳的号码,赶快接听。不料电话里却传来撕心裂肺的恸哭声:“…卓玛…晋美…彭措法王…”听不清楚上师说的什么,单单这悲痛欲绝的号陶大哭声就惊骇得我直冒冷汗---因为自我有记忆开始,听过数不胜数的哭声,但的确从不曾听过如此悲痛的哭声,似乎真的遭遇天塌地陷,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脑袋一片空白的我,再强行镇定了几十秒,才相信手机里传出的,千真万确的是上师的痛哭声,急忙问道:“上师,您怎么啦?您不要哭好吗?发生什么大事了吗?”手机里,没有任何回答,仍然只有上师悲痛欲绝的号陶大哭…无论我问什么,说什么,上师似乎都只能用哭声来回答一切!无奈,我只好拨通了跟随上师的洛桑师傅的电话,这才知道上师恸哭的原因: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示现圆寂了!上师要深圳的弟子马上订最近的航班飞往成都,赶回五明佛学院!

怀着沉重的心情,手捧着法王的照片,我急忙从广州赶去深圳为上师送行。当我到达上师住处时,上师竟然还在哭泣。上师从中午得知法王示现圆寂的消息开始,就这样悲恸地大哭了几个小时,一直到傍晚,深圳的弟子都赶来送行了,上师才强忍住哭泣,哀伤地对我们讲道:“我这么年轻,法王就圆寂了!这就是我没有福报啊,没有福报更多更长的时间和法王在一起,没有福报再在自己上师身边闻思修法啊!我是你们的上师,身体这么不好,什么时候无常到了,我也就离开你们了!我没有什么加持你们的,如果你们听上师的话,真正明白了人生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你们就一定要好好修法,清静戒律!记住这些话就是我对你们最大的加持了!…”

就这样,上师饭不吃,水不喝,戴着深色的墨镜,掩饰住了那早已哭得红肿的双眼,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悲痛欲绝的心,就这样日夜兼程地,从温暖如春的深圳赶回了冰天雪地的五明佛学院。毫不顾惜自己久病初愈的身体,在天寒地冻的高原上忙碌着,尽心尽力地为法王如意宝诵经,会供…

一个多月过去了,一天晚上,又接到了上师的电话:“卓玛,你现在在哪里?你看天空中有星星吗?”

刚好在回家途中的我赶忙抬头望夜空:“上师,我这里的天上有星星啊…”

电话里上师的声音充满了欢喜:“卓玛,你看西边的天上,有一颗最亮最亮的星星,那就是晋美彭措法王!法王就在那里看着我们呢!卓玛,你看到了吗?”

再抬头望,真的,初春的夜空,竟然有宛如高原夏夜般的点点繁星!远远的,那颗最亮的星,可不就是法王如意宝依旧那么慈悲地笑看着我们啊!

上师啊,我看到了!只有您的加持,才让我看到了夜空中那颗美丽得耀眼的星!让我真正明白了:法王如意宝从未曾离开舍弃我们,仍然一如既往地护佑着我们!

上师啊,我看到了!只有您的加持,才让我看到了您三门依止上师的圆满无暇的恭敬诚信之心!让我真正明白了:无上大圆满即生成就的唯一途径,就是恭敬诚信地依止金刚上师!

上师啊,现在回想起2004年4月,当您在青海取伏藏时,我们近千名藏汉僧俗弟子,都亲眼目睹了晋美彭措法王和阿秋法王现量莅临您取伏藏的圣地!证得内心与外境无二无别的您,就这样自然地让我们看到了两位大成就者的神奇显现---因为您的上师一直就在您的心中啊!

深情祈请上师如意宝,恳请您切莫舍弃业障深重的弟子!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真正懂得轮回之苦,升起逃脱轮回之心!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舍弃对此生的贪着之心!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随时随地地想到死亡!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坚信因果!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在修法的道路上,不被业障迷惑,净除所有的障道!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修法精进不怠!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纠正一切错误的知见,沿着正确的菩提道修行!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这颗精进的心恒常不退!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懂得真实祈请!

\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了悟原本的佛心!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无作的自性自觉圆满!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把我无明二取之心从根永断!

只有您的加持,才能使我即生成就!

深情祈请上师如意宝,含泪呼唤赐法大恩师。

无始至今唯一救怙主,恳请加持与师心相应!

谨以蒋贡康楚仁波切的祈请上师颂结束此文。

祈请上师.空行.本尊.护法慈悲哀愍加持:愿所有见闻者及如我众有情,都能生起永不退转的菩提心,出离心,和上师相应之心,清静戒律,精进修法,早日成就,自利利他!

祈愿众生及业烦恼尽,我愿究竟恒无尽!

原文地址:

本文链接:叫我怎不感念您

上一篇:只因布施一把白石头,竟每一世都拥有难以计数的财富

下一篇:婚外恋是两情相悦,为什么判定为罪业?

你可能感兴趣